查看: 46759|回复: 50

[小说] 新资料片同名小说《天下大势》重磅揭晓,欢迎少侠点击观看!(后续章节本帖更新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1-27 11:23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大唐社区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dtws1.jpg

楔子


世上有神鬼之事,越愚昧者越笃信之,

世上有命相之说,越位高者越笃信之。





   那年大隋高祖文皇帝杨坚出生的日子,传闻有瑞象,至于是何瑞象众说纷纭,有人信誓旦旦说于云中见金刚法相,有人还说见璀璨大星坠入杨家,还有人说那岂是是什么大星,而是龙。
Popo截图20191129141535.jpg


   高祖皇帝小时候看面相生的非同寻常,若是在寻常百姓家,大抵会被笑话一个丑字,可生在随国公家里,那便是相貌不凡。
至于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神鬼不好说,百姓们都在传,可却传不出个根据,但世上有没有人能破天机百姓们却都知道,那一定是有的,虽然也是传闻,但这个传闻似乎有根据,也不遥远。


   宇文泰起兵的时候遇到过一个老道人,说他有帝王之姿,却没有帝王之命,宇文泰不气反而大喜,重赏,老道人却不收,极郑重的对宇文泰说道:“什么族都好,还不是帝王臣民,一样待之,便是天下共主,不过这天下共主也不是你,你起兵为创,二代为护,护得住护不住,就不在你了。”


   宇文泰记住了这句话,然后问老道人从何而来,老道人回答说蜀山,宇文泰又问蜀山何在,老道人转身走远,说蜀山在天下正中,宇文泰自然不知道这天下正中是什么地方,但是觉得这句话有深意,于是便经常提起这蜀山。
Popo截图20191129141725.jpg


   宇文泰又追问,若还有求教,如何寻你?
   老道人摇头:“你寻不到我,我也不会再来见你,看你一眼,心里有些难过,等你有了孩子好好待。”


Popo截图20191129141743.jpg


   说完这句话后老道人看向宇文泰身边的那个壮硕汉子,看了好一会儿,然后点了点头说道:“若你有了儿子,取名为坚,我会让人来看看他。”
这汉子也有些迷茫,他叫杨忠。


   宇文泰死于巡,其侄接管重权而非其子嗣,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,他这个侄子的名字里有个护字,名为宇文护。


   宇文护倒是没有做皇帝,就是杀了好几个皇帝,也不知道他是担心报应还是怎么的,于是派遣了无数人去寻找蜀山,寻找那位老道人,可毫无结果,人是没找到,然而蜀山道人的名字却传遍了天下。


   那年杨坚出生,杨忠其实一直都在等着老道人来,结果等到了第二天还是没有等到,于是自嘲一笑,想着那般江湖骗子信他做什么,然而第二天却来了人,不是道人不是和尚,而是一个披着斗篷带着红色面具的神秘人。
Popo截图2019112914180.jpg



   神秘人说,你儿子身上隐可见鳞,头顶硬骨如角,这般面相若是被人看了,多半你会被抄家灭门,杨忠本不信,令人将这来路不明的人轰出去,那神秘人沉默了片刻后却说......你忘了当年蜀山道人的交代?


   杨忠心中大震,于是将才刚出生的儿子交于神秘人带走,一走便是多年。


Popo截图20191129141810.jpg



   杨坚得禅让称帝,改国号为隋,每年都会特意抽出来几天去庙里拜会养大他的神秘人,尊为普法上师。


   所以百姓们就说,这人间啊,能破天机的两个人,一个是蜀山道人一个是普法上师。


Popo截图20191129141824.jpg


  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民间一首童谣流传的越来越广,大意是杨家这天下坐不了多久,天下正统应该姓李,童谣里还唱,大公子死箭楼,二公子坐江山,到底什么意思没有人知道。
   杨坚特意去问普法上师,这童谣是何意?


   普法上师想了许久,摇头叹息,说你得天命,却未得天策,杨坚再问这话什么意思,普法上师再也不肯多说什么,于是杨坚大怒,拂袖而去。


   杨坚回到宫里后大发雷霆,想着那童谣里说的多半有些缘由,于是开始思考这满朝文武中哪个姓李的有可能成为大隋的威胁?


   那一年是大隋开皇十八年,巧不巧的是,那一天唐国公李渊有了自己第二个儿子,消息传到了宫里,和李渊情同兄弟的杨坚也跟着开心,可是没开心多久忽然间脸色就变了。


   恰好杨坚身边有看相算命很了不得的人叫史世良,于是杨坚便让他给唐公李渊新得的儿子算一卦,一卦算完,史世良后背一身冷汗,却强装作若无其事。

史世良跑出宫秘密求见李渊,两个人在书房聊了足足一个时辰。

   临走之前,史世良转身对李渊说道:“唐公,你可知这满天星辰最亮的那颗星叫什么?”


   李渊回答:“自然知道,是为天狼。”


   史世良指了指天狼星的方向自言自语似的说道:“太亮了,谁都看得到。”


   说完这句话后史世良转身离开,边走边摇头,李渊看着史世良走远,忽然间长叹一声。


   “天狼星,确实太亮了。”


   他心有不甘,于是大步追上史世良一把拉住,看着史世良哀求道:“你倒是救我儿啊。”


   史世良沉默许久道:“破天机,会死的很惨。”

   李渊道:“我保你家人平安。”

   史世良犹豫再三,再次指向天狼星:“把他藏起来吧,蒙上他的光华,让他泯然于众生,他此生有三道命劫,第一劫便是此时,第二劫是十八年后,第三劫是二十  八年后,唐公你好自珍重,这天狼星光华太重便会灼人,自家人也一样。”


   说完之后史世良大步而走,刚转过街角,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巧,路过一辆马车,拉车的驽马惊了,直接撞在史世良身上,更巧的是史世良后脑又磕在路边石头上,当场死了。


   李渊站在那看着,面无血色。


接《天下大势》正文连载链接:http://dtws.netease.com/thread-1141753-1-1.html







发表于 2019-12-6 17:32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2-16 11:11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2-24 13:20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下大势-番外篇



12.24tgv1.jpg


我叫白浅梨,是个初入江湖的小女子,听说这个江湖很有趣,有许许多多的少侠女侠,我满怀期待的进入这个江湖。
“你是,来接镖的?”
总镖头的有些诧异的看着白浅梨,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刚入江湖的年轻人来此接镖,江湖历练了。
“是呀是呀!”白浅梨有些开心的点了点头,但是想起了身为江湖少侠应当要稳重,连忙干咳一声,貌似严肃的点了点头:“晚辈必当保此镖不失。”
镖头眼皮跳了一跳,虽然觉得眼前的这位女侠可能有些不靠谱,但是起码也是江湖中人,一趟普通的镖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,便挥了挥手,安排手下镖师带着这位看着不太靠谱的女侠去领镖去了。
“我们镖局的马都是经过特训,会自行带着货物行路,女侠只需护卫好,不让他造人劫掠就可以了。”
白浅梨没太听仔细这个镖师的话,好奇的看着自己眼前的马匹:“它能自己寻路?这么厉害?”
镖师擦了把汗:“是的女侠,都是经过吾等特殊训练的。”
“是嘛,这么厉害...”白浅梨若有所思的看着这匹平平无奇的黑马,眼珠一转,心里有了主意,带着这匹马踏上官道,看着马竟然真的自己寻路,老老实实往前走,惊喜起来:“真的这么厉害啊!”
白浅梨心满意足起来,找了间驿站雇了辆马车,决定提前到达目的地去等这匹神奇的马儿,到了目的地,等了三天,依旧没有等到这辆镖车。
白浅梨莫名其妙的又折回原路,找到了那位总镖头。
白浅梨怒气冲冲:“你们的马不是可以自己找到地方的么?骗人的吧?我提前去等,根本没有等到镖车?”
总镖头脸色漆黑:“马儿是可以自己到,可是路途之中,多有山匪猛兽,你不护镖前行,它又怎能到?”
白浅梨脸色刷的一下跨了下来:“还要护镖啊?那就是说没到了,那你们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?”
总镖头脸更黑了:“我前日已经给你女侠飞鸽传书了!”
白浅梨啊了一声:“那是飞鸽传书嘛?我还以为是只笨鸟呢,我给烤了吃了...”
总镖头深深的吸了口气,他总觉得自己会被这位女侠给气死:“镖车马匹一百两,鸽子三十两,货物五十两,共一百八十两,还请女侠赔偿损失。”
“啊?还要赔钱啊?早知道我不来了...”白浅梨怂拉着脑袋,看着这位总镖头一副要杀人的样子,讪笑道:“我赔,我赔!”
总镖头看着白浅梨的样子,无奈问道:“女侠,我看您气度不凡,吐息均匀,想必武艺也是上等,您连镖都没有压过么?或是您没有一些江湖好友?”
白浅梨瘪着嘴:“我根本就没有遇到过其他的江湖人...”
总镖头哭笑不得:“如今天下大乱,江湖人都去军前效力去了,您要去周遭战场,才能遇见他们呐...”
“原来如此!”白浅梨一下子复活过来了:“我这就去军前效力去!”
总镖头看着飞奔出去的白浅梨,楞了一愣,突然意识到不对,连忙追了过去:“女侠啊!姑奶奶,银子,您欠的银子还没给呐!”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2-24 13:23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下大势-番外篇



12.24tgv2.jpg


天煞门中,近日拜入六位年轻人,这六人初入江湖,结为兄弟,共闯江湖,生死与共。
这一日六人习武之后,又聚在一起,喝酒吃肉,谈天说地,好不快活。
老大阮信突然笑道:“我听闻唐军有一高手,近日要途经我门附近,我兄弟几人习武多年,江湖上却毫无名气,不若将其搏杀,昭告天下诸人,吾等兄弟已经进入江湖了,如何?”
老二苏城听得眼前一亮:“大哥说的有理,我等武艺,虽未实战,想必早已一流,搏杀一人,不在话下!”
其他几位兄弟,赵力孙均周玄都纷纷赞同,甚至已经谈论起几人搏杀这位高手之后,江湖之中要怎么议论他们。
酒肉过后,阮信几人草草商议一下,待明日那唐军高手路过,几人各施拿手武学,出其不意攻其不备,定能拿下。
次日。
六人早在路途之中必经酒肆等候,待了片刻,果见一位身着道袍男子路过,此人看上去只像一个普通道士,并不像是什么高手,不过根据情报描述,正是此人没错。
老大阮信悄声问道:“怎么办?”
几人对望几眼,老六周玄笑道:“哥哥们,何必紧张,咱们六人出手,还有什么拿不下!”
几人对自己都颇为自信,而且兄弟六人,拿下一人,想必没有问题,便具都轻松起来,互相点了点头,站起身来,也不啰嗦,直朝那位道人冲了过去,
那道人看着六人朝自己冲了过来,有些诧异,随即笑了一笑,轻轻挥了挥手。
阮信六人只觉得伴随道人挥手,一道狂风袭来,抵挡不及,痛嚎一声,纷纷跌倒在地,再回过神来,只能看见那道人远去背影。
兄弟六人面面相觑:“怎么回事?”
阮信甩了甩头,不服气道:“此人估计有些手段,不过此人再强,也不过一人,咱们纷乱而上,有了破绽才被他击败,再来一次,咱们商量好,定要一举成功!”
六位都是年轻人,自然不肯认输,都点了点头,细细部署起来。
“我打头阵,苏城李云,你们从左侧突袭,赵力孙均,你从右侧,周玄,你从身后!”
几人纷纷点头,唯独周玄挠了挠头:“大哥,从背后偷袭,是不是有点有失道义?”
阮信没好气的看了周玄一眼:“那你去呗,你一人从正面单挑,我们决不拦着!”
周玄干咳一声:“大哥,要不要你们先上去,我最后悄悄的从背后偷袭,这样此人更无法防备。”
阮信瞧了周玄一眼,见其一脸无害的样子,朝他伸出了个大拇指。
准备的很详细,但是结果却有些惨淡。
几人纷纷将自己拿手武学都施展出来,片刻过后,只见那位道人面带微笑的站在中间,几人纷纷气喘吁吁,狼狈不堪。
“这下完了...”
“大哥你快走!我拖着他!”
“你们先走,我身为大哥,理当留下!”
“行了。”那道士突然笑了:“念在你等年少无知,兄弟情深,便饶过你们吧,天下纷乱,希望尔等不要伤及无辜百姓。”
六个楞住了,那道人却哈哈一笑,踏空而去。
阮信好似想起来什么,咽了口口水:“此人是六品高手...”
兄弟几人惊了一身冷汗,六品高手,一人可敌千军,自己几人真的是捡了一条命了。
初生牛犊不怕虎,几人冷汗一阵,突然又笑了起来,后来几人皆在江湖上闯出一番名声,万急时刻,也从未对无辜之人出过手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2-24 13:25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下大势-番外篇



12.24tgv3.jpg


隋朝末年,天下大乱,各方势力,纷乱而起,战火所燃,遍及中原。
花涧泪初入江湖,加入义军,奉命去探查敌军情势,领命之后,策马奔腾,半日便到了关中地界,找了一间山野茶馆修整,顺便探听消息。
花涧泪刚坐下片刻,便见一不怀好意的黑衣大汉大步行来,花涧泪看他一眼,口中饮茶,不动声色。
那大汉却一掌拍在桌上:“小子,把身上财物交出来,否则休怪老子不客气!”
花涧泪挑了挑眉毛:“光天化日之下,你敢造次?”
那大汉怪笑一声,大手擒拿而来,就要锁拿花涧泪。
花涧泪反手一拳击其胸前,熟知那大汉躲也不躲。
“什么?”
花涧泪见那大汉受了自己一拳,毫发无损,只是身形微微晃动。
“花拳绣腿!”
那大汉连连逼进,花涧泪连忙躲闪,眼见不敌,连忙运起轻功逃离。
谁知那大汉轻功身法竟也了得,紧身追赶,污言秽语不断。
“小兔崽子,用的竟是瓦岗寨的武功,老子就知道你是探子!”
“好孙子,别追了,爷爷不要你了!”花涧泪嘴上哪肯吃亏,反嘴嘲讽。
两人追赶半天,花涧泪气力逐渐不支,就要被那大汉追道,忽然见前方一白衣男子策马而来,连忙叫道:“此恶贼要抢我财物,害我性命,还请兄台相助!”
本是病急乱投医,谁知那白衣人轻功从马上飞跃而起,竟挡在那大汉身前。
“多管闲事!”
那大汉穷凶极恶,一拳朝着那白衣侠客而去。
熟知那白衣侠客武功竟也不差,两人缠斗起来,花涧泪正要帮忙,却瞧见那白衣人腰间悬挂腰牌,正是一个唐字。
花涧泪思绪混乱起来,此人竟然是唐军中人?正犹豫不决,那两人却已分出胜负,那白衣侠客竟硬吃大汉一拳,一剑刺中大汉咽喉。
花涧泪狠下心来,身法疾跃,运掌劈中白衣侠客的后脑,打晕过去。
“对不住了!”花涧泪有些歉疚,翻看那白衣侠客行囊,心中大震,包裹之中皆是珍宝,所用长剑也是神兵一列,花涧泪抓起此人行囊宝剑,夺身上马,狂奔出去。
狂奔片刻,忽然停下。
“我辈武林中人,如果忘恩负义,还算什么侠。”花涧泪咬了咬牙,调转马头。
到了原地,只见那白衣侠客已经醒了过来,茫然四顾,听有马声,连忙回头,哪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顿时怒火中烧,飞跃一招将花涧泪击落在地。
白衣侠客盯着倒在地上咳嗽的花涧泪:“为什么不还手?”
花涧泪边笑边咳:“我欠了你一条命,自然不该还手。”
“我救了你,你为何还要打晕我?”
“我是义军你乃唐军,本是敌人,为公我该杀你,为私,我忘恩负义。”
那白衣侠客脸色变化,突然笑了起来:“你倒是有趣,既然跑了,为何还回来?”
花涧泪楞了一下,不知道说什么,那白衣侠客竟然伸出手来,将自己拉了起来。
“我叫邱明,你叫什么?”
“额,花涧泪。”
“花涧泪?不错,交个朋友了。”
“我可是打晕了你....”
“无所谓,初入江湖第一天就遇到这样的事情,有意思。”
“你也刚入江湖?”
“是啊,否则我会看不出来你义军的人,偷偷告诉你,我可是悄悄溜下山的,看到那宝剑没,师门重宝!可是我偷偷顺出来的,走,我请你喝酒...”
十年后。
花涧泪刚给小徒弟说完故事,唏嘘不已,叹了口气,又饮了口酒。
“师傅师傅,那白衣侠客邱明呢,我怎么没听过这个人啊!”小徒弟连忙追问。
“他啊,早就退出江湖了。”花涧泪望着窗外的明月:“这个江湖啊,去去留留,接下来的故事,要你自己去经历了。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2-24 13:27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下大势-番外篇



12.24tgv4.jpg


隋朝末年,战火席卷中原,武林之中也掀起了不少有趣的故事,于是这茶馆之中的说书生意,反而比太平日子要好上不少。
“各位看官,接下来小老儿便给大家说一个江湖奇人,此人乃是一名刺客,武功不过江湖二流,却能让各方势力不敢与之为敌!”
“不可能吧?一个二流刺客,只要各大门派全力围剿,必定可以拿下。”
“哈哈,盖因此人轻功高绝,为人机敏,各位请听小老儿细细道来!”
玄飞是一位刺客,效命于缥缈水云阁,只可惜在刺杀方面实在没有什么天赋,只能偶尔劫镖,赚取些钱财,以免被组织剔除。
这一日,玄飞照常埋伏在山道旁边,等候着路过的镖车,突然瞧见一镖车慢慢行进,而且只有两人押运,玄飞心下略喜,只道是个号生意上门了,连忙运起轻功,翻身下去。
玄飞手持长剑,拦路喊道:“诸位,都在江湖上混饭吃,拿钱消灾。”
运镖的是两个男子,都作劲装打扮,一个看上去三十岁上下,一位看上去年级颇小,大概十八年纪,似是师徒两人。
那中年男子见有人拦镖,笑了起来,对着有些慌乱的年轻人笑道:“徒儿不必惊慌,这拦路劫镖之辈,多是一些山匪,或是不入流的江湖败类,且看为师应对。”
玄飞被人称作江湖败类倒是无所谓,他本就是靠着一些黑道生意为生,不过这不入流三个字吧,倒是让玄飞挑了挑眉。
“阁下太过自傲了吧,熟知行走江湖,多需谨慎,阁下如此教导晚辈,不怕误人子弟?”
“哟,一个不入流的江湖盗匪,也敢跟我谈论行走江湖了?”那中年人哈哈一笑,从马上飞跃而起,直朝玄飞而来:“好徒儿,且看为师手段!”
玄飞心中一凛,此人虽然目中无人,但是武功的确在自己之上,连忙运转身法,就要撤离。
玄飞见得如此嘲讽,突然停下,转过身来,笑道:“且让你看看,江湖鼠辈是怎么对付你们这些名门大侠的。”
“什么?”那中年那人楞了一愣,却只见那刺客朝着镖车冲了过来,轻蔑一笑,知道此人不是是自己对手,所以想毁坏镖车,便出拳去敌,却只见那人身子诡异一闪,依旧一剑砍中了镖车,反复几次,自己每每出拳,那人却堪堪闪过,不和自己硬拼,只为毁坏镖车。
“哈哈,江湖大侠,也不过如此嘛!”玄飞踏空而走,留下一脸怒火,无处发泄的中年人,和战战兢兢,欲哭无泪的小徒弟。
“后来呢,后来呢!”
茶馆之中客人听得津津有味,连忙追问。
“后来这玄飞,专挑那人门派子弟下手,一年之间,不知坏了多少镖车,最后逼的那派掌门公然认错,那玄飞才堪堪罢手,此事传的神乎其神,后来不少门派都托黑道中人朝玄飞打过招呼,方才敢行运镖之事。”
“为何现在听不到此人踪影了?”有客人追问。
说书人笑了笑:“此人后来金鹏洗手,退隐江湖,听说竟也做了一名说书人。”
众人叹息,江湖之中少了一位传奇人物,突然有客人站了起来,对这说书人道:“先生故事精妙,只是之前从未见过,还未请教贵姓!”
那说书人神秘一笑:“小老儿免贵姓玄。”
众人大惊,正要追问,却只听哈哈一笑,那说书人已然在众目睽睽之下,消失不见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2-24 13:30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下大势-番外篇



12.24tgv5.jpg


征战,帮会大殿
苏谨站在人群末尾,打量着在大堂之中热心的布置着此次战事的大管家钱浮生,嘀咕了一句:“我觉得这个人有点不对劲。”
身旁的好友萧梦听见了苏谨的自言自语:“怎么了?”
苏谨也小声答道:“咱们这位大管家出现的时机太巧了,而且最关键的是,这个人文才武略,样样精通,却偏偏在江湖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名气,实在是太让人费解了。”
萧梦仔细一想,好像苏谨说的确实有点道理,随后甩甩头道:“咱们两个小角色,哪里管得了那么多,反正有帮主操心,咱们小心点就行。”
苏谨摇了摇头,他虽然说感觉不对,却也没有什么证据,只能随他去了。
三日之后,苏谨有些诧异的从萧梦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。
“你说什么,帮主将镇帮之宝七渊剑也给了他?”
萧梦也有些无奈,点了点头;“此举是经过帮中长老都同意的,钱总管入帮一月以来,尽心尽责,事必躬亲,但总归不是帮主,且入帮较短,所以统战之时,难免帮众不服,所以帮主将此物于他暂管,也好震慑一些不服之人,而且...”
“而且帮主心系武道,不喜管理帮中诸事,所以正好顺势做个甩手掌柜。”苏谨翻了翻白眼,接过话来:“可是帮中长老是否知晓,这镇帮之宝,事关帮会根基气运,如果此人有问题,那帮会恐怕也无法长久了。”
“可是,这钱总管..”
苏谨又接话道:“可是这钱总管,温良谦顺,上下都喜欢他的为人,想必他也并不是什么奸诈之辈,可是,知人知面不知心,短短一月,怎能将掌帮之宝,交给一个不知根底之人。”
萧梦没好气的看了苏谨一眼:“什么话都让你说了,帮主长老不信,我有啥办法?”
苏谨叹了口气:“唉,只能多留意这位钱总管了,看看他有什么异常举动,好做准备。”
“等等,这钱总管问我借钱,算不算奇怪的举动?”
萧梦的话让苏谨连忙站了起来:“借了多少?”
“正好借了我三个月的收入...”萧梦有些奇怪:“这正好是我能拿出的钱了,也真是奇怪,而且听说他问易望,薇薇,花小哥他们,都借了...”
“奇怪个屁呀,此人也问我借了,他是最后捞波好处,要逃跑了。”苏谨连忙狂奔到大殿,却看见帮主醉丑脸色苍白的坐在那里叹气,几个长老也是满脸愁容。
“唉,我今日收到好友飞鸽传书,原来钱浮生此人极为擅长易容之术,已经用此法骗过不少帮会了,诸位,此事乃是我的责任!”
苏谨一听帮主醉丑此话,就知道自己的担忧成真,和追了过来的萧梦互相看了看,都叹了口气。
萧梦突然问道:“你借给他钱了没?”
苏谨认真道:“当然没有,我从来不会借钱给别人,除非知根知底,你以后也要一样,也许一时上面子会过不去,但是总比人财两失了要好。”
萧梦苦笑起来:“谨记了,谨记了。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29 16:39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李渊站在那看着,面无血色。
然后天天从后面走了出来......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29 16:45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李渊站在那看着,面无血色。
然后天天从后面走了出来......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29 16:50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惊现天天,我唐又要火一波了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29 17:07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李渊站在那看着,面无血色。
然后天天从后面走了出来......
再然后他被群殴得面无血色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29 17:11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沙发难得冒泡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29 17:16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地板   此贴要火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29 17:59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天诈尸了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29 18:58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惊现天天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29 21:22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妖魔鬼怪快离开  妖魔鬼怪快离开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29 21:27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女主角嘛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29 21:38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么高级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29 22:48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李渊站在那看着,面无血色。
然后天天从后面走了出来......
然后天天被群殴了一顿!~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29 23:14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李渊站在那看着,面无血色。
然后天天从后面走了出来......
然后天天被群殴了一顿!~
突然天空上一阵电闪雷鸣,天天被劈的外焦里嫩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30 00:13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杨坚是尼姑养大的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30 01:13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快点会出现大唐游戏中人物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30 01:59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30 07:40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猪脚最后带着Q版宠物打下了天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30 11:19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然后呢?没有了吗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9-11-30 12:35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今天没有下一章吗?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